首页 » 国际时事 » 正文

“新冠孤儿”背后的种族主义痼疾

  “新冠孤儿”背后的种族主义痼疾

  王伟

  据美媒报道,美国至今已有超过20万名儿童因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在新冠疫情中身亡,不幸沦为“新冠孤儿”。而更值得关注的是,“新冠孤儿”在不同种族之间的分布极不均衡,少数族裔人口占美国总人口的39%,却有高达65%比重的“新冠孤儿”。

  结构性种族主义是美国社会的一大特点,贯穿于美国发展的全过程。“新冠孤儿”的产生,虽然是疫情带来的“新伤”,但其背后的种族差别因素却是美国社会的“痼疾”。在美国,少数族裔被区别化对待,被侵害、被遗忘已是常态。在“新冠孤儿”现象上,更有三点突出表现。

  其一,少数族裔家庭无法获得高质量的医疗保障。调查显示,在新冠肺炎确诊率、住院率和死亡率方面,非洲裔、拉美裔都明显高于白人。此外,少数族裔等群体多居住在环境拥挤人口密集地区,多从事生活服务业工作,无形中增加了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同时,他们也更有可能面临获得医疗护理和治疗的障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数据显示,拉美裔和非洲裔无保险人群的比例分别接近19%和10%。

  其二,司法上的种族歧视造成少数族裔畸高的监禁率,催生了大量单亲家庭。美国民权活动家米歇尔·亚历山大在《新种族隔离》一书中指出,美国司法过程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例如,黑人与白人滥用毒品的人数大致相当,但是最终被判有罪、进入监狱的黑人远多于白人。此外,被判有滥用毒品罪的黑人将永远无法享受基本的社会福利。最终结果就是,越缺乏相关社会保障的单亲结构家庭,越容易在疫情中遭受毁灭性打击,其孩子成为“新冠孤儿”的风险也越高。

  其三,政治精英漠视对“新冠孤儿”的保护。在资本至上的美国,“新冠孤儿”没有政治代言人,没有游说资本,其人权注定无法得到基本保障。目前,仅有个别联邦议员和地方议员对此发出过呼吁,美国总统拜登虽然也曾发布过一份备忘录,承诺政府将为“新冠孤儿”制定一项计划,但“这一计划规模太小,也太晚了,也真的没有概述任何计划或承诺”。说到底,一些美国政客以政治干预科学、以私利蛊惑民意,在精打细算的政治筹码面前,再多的“新冠孤儿”悲剧,恐怕都会被视为平常。

  尽管新冠病毒不会天然选择攻击谁,但由于种族主义的原罪,这些“新冠孤儿”正在承受着生命之轻的痛苦。可悲的是,美国“新冠孤儿”数量仍在逐日攀升,其影响也会日益严重和深远。

上一篇:金砖国家卫生部长视频会议召开 拟启动预防大规模传染病早期预警体系

下一篇:生物柴油难解德国能源困境 危机叠加让能企“压力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