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时事 » 正文

纳卡再起战火 亚美尼亚总理称“做好了牺牲准备”

  纳卡再起“全规模战争”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曹然

  发于2020.10.19总第968期《中国新闻周刊》

  10月10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外长在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见证下于莫斯科签订人道停火协议。但不到一天后,和平就再次被炮声打破。双方都不承认是自己重开第一枪,都宣称对敌方的挑衅予以了猛烈还击。

  从9月27日开始,这场外高加索地区国家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纳卡地区)进行的交火已经持续超过两周,成为自1992年第一次纳卡战争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武装冲突。截至10月12日,双方声称共杀伤超过6000名武装人员。国际媒体的统计数据显示,有至少500名平民在冲突中伤亡,最多可能造成7万人流离失所。

  纳卡位于阿塞拜疆国境线内,由亚美尼亚实际控制,一向被视作是“冻结的火药桶”。在美国石山学院教授安娜·奥尼安看来,当前能为各方都接受的彻底解决方案其实是不存在的。

  安娜·奥尼安是外高加索地区安全问题的专家,是美国国务院的政府咨询专家。她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纳卡战争不仅反映了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长期以来的种族、领土冲突,背后还体现了美国力量收缩、土耳其寻求扩张地区影响力、俄罗斯试图稳定“后花园”等诸多因素。

  “和平进程?没有进程!没有谈判!”亚美尼亚国会议员泽勒扬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感到愤怒和无奈。自冲突爆发以来,身为国会外事委员会委员的他一直在参与国际和平解决纳卡冲突的交涉,但当双方都要求对方先停火、指责对方提出的条件不切实际时,一切都无解。

  “这是一场全规模的战争”

  “阿军开始攻击阿尔察赫共和国(亚美尼亚对纳卡争议地区的称呼)边境,所有议员速到国会参加紧急会议。”9月27日清晨,泽勒扬被国会发来的短信振铃吵醒。阿塞拜疆政府的说法则是,亚美尼亚军队首先对阿方进行火力挑衅,双方随后开始交火。

  赶到了国会大楼,会议还没开始,议员们在互相交谈。他们查看着政府提供的情报,立刻一致认定“这是一场全规模的战争,和以往的冲突完全不一样”。泽勒扬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他们得出结论的关键原因是“阿塞拜疆得到了土耳其的直接军事援助,所以意图占领整个地区”。

  阿塞拜疆方面则否认有关土耳其军事援助的指控,但领导人阿利耶夫明确表示,这次冲突,作为“全球军力50强”的阿塞拜疆的战略目标就是夺回整个纳卡地区。“阿利耶夫的举动背后不乏转移今年以来频发的国内民主运动矛盾、国际油价下跌导致的经济危机等因素。但本质上说,还是阿塞拜疆在全球民族主义思潮兴起且军事实力大幅提升后,希望解决领土被占问题。”奥尼安说。

  战争打响后,亚美尼亚立刻开始全国总动员。泽勒扬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他们的战略目标是“沉重打击敌军有生力量,直到阿方无法再发动战争”。总理帕西尼扬甚至对议员们誓言,他个人“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其儿子随后重新入伍,前往纳卡地区参战。

  亚美尼亚军方宣称,这样重新入伍的志愿者多达万人。多个本地信源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证实,亚美尼亚存在服完兵役的年轻人被征入伍的现象。阿塞拜疆军队公布的缴获物资则显示,原驻守在埃里温周围的亚美尼亚陆军精锐部队也被调入纳卡战场。

  虽然亚美尼亚政府不承认,但阿塞拜疆方面多次发布视频显示,阿军夺取了纳卡地区东北部和南部的多个居民点,在相关村落升起了阿塞拜疆国旗。不过,阿军尚未突破纳卡地区主要城镇。

  多家国际媒体的视频画面显示,有土耳其军队官兵出现在纳卡战争阿塞拜疆一方,但阿塞拜疆政府否认存在亚方指责的土耳其军队及其他国家“恐怖分子”参与战争的情况。对于是否有“国际人员”在纳卡地区为亚美尼亚而战,泽勒扬对《中国新闻周刊》进行了否认,称除纳卡本地防卫军之外,“都是亚美尼亚籍志愿者,各年龄段都有,主要是结束服兵役的人员。”

  一位不便具名的军事专家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阿军战斗力和装备明显强于亚美尼亚军队,但纳卡地区是山区,而阿军是进攻方,“至少需要强于守方四倍的军力才能确保胜局”。上一次纳卡战争,有优势兵力的阿塞拜疆未能夺取这片土地,攻守双方战损比高达5:1。

  陷入僵持的战局逐渐向更残忍的方向发展,平民伤亡也越来越多。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10月4日起,纳卡地区首府、亚美尼亚控制下的斯捷潘纳克特市民用设施遭到阿塞拜疆军队炮击,全城电力中断,上百名平民伤亡。另一边,阿塞拜疆第二大城市、靠近冲突地区的甘贾也遭到亚美尼亚军队无差别攻击,平民伤亡超过百人。

上一篇:美总统候选人第二场辩论取消 特朗普拜登隔空较量

下一篇:纳卡战火不断、数百人死伤,亚阿最新表态引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