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宣城教育 » 正文

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我是被逼辞职的

  雷士照明的创始人和投资人终于撕下了和气的面具。昨日,雷士照明创始人、大股东及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吴长江推翻了此前因健康原因“闪辞”的说法,承认辞去一切职务是受投资人及董事会逼迫的。他同时对雷士照明现任董事长、公司第二大股东赛富亚洲合伙人阎焱指责的“三大罪证”做出否认,表态“决不接受”。(点击查看>>>网友热议

  据悉,雷士照明昨日已召开相关闭门会议,员工要求吴长江回归,并改组董事会。

  雷士照明事态从遮掩走向决裂,其股价昨日再跌6%,报收1.41港元,相较吴长江“闪辞日”即5月25日的开盘价2.16港元,跌幅逾50%。(点击查看>>>雷士照明港股行情)

  赛富亚洲合伙人阎焱此前对吴长江回归雷士照明提出三项条件:第一,必须向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

  吴长江昨日就此回应称,上述“三条罪证够大了”,但“决不接受”。吴进一步表示,“这两天有许多媒体都报道转载了阎焱允许我回雷士照明的三个条件。其实明眼人都知道他在批评我、攻击我:说我对董事会隐瞒了真相;说我有不当关联交易;说我不尊重董事会。”

  雷士照明曾于5月25日发布公告,称吴长江因个人原因已辞去所有职务。公告同时称,吴长江已确认与董事会并无分歧。

  就在这次“闪辞”后,关于雷士照明创始人与投资人不合以及吴牵涉调查的消息不胫而走。但吴长江和雷士照明方面都给予否认或淡化处理态度。

  吴长江昨日对“遭逼宫”过程以及阎焱就其“对董事会隐瞒了真相”的质疑做出解释。

  吴表示,今年5月20日其因公司2009年聘请了一位顾问而协助有关部门询问调查,“出于对董事和大股东的尊重,我第一时间告诉了阎焱。5月21日阎焱告诉我经董事们商量,一致要求我辞去一切职务,并要求我先回避一段时间。”吴表示,在董事会已经商量决定后,其不存在隐瞒和再解释什么的问题。

  对于关联交易的问题,吴长江同样给予回击:“上��之前所有的关联交易都在招股书中有披露,而且我也承诺在适当时候愿意并入上��公司,没有违规之事,经得住任何调查。”

  吴长江也改变雷士照明公告中的表述口径,表示跟董事会之间存在冲突,“至于跟董事会在经营方面的分歧,这是我的错,不该同意过多不懂行业、没经验的人进入董事会,外行领导内行一定会出问题。”

  资料显示,吴长江持有雷士照明19.53%的股权,赛富亚洲持有18.48%,另一策略投资者施耐德持股9.21%。吴长江此前表态有意维持第一大股东之位,并有意推荐其弟、分管采购系统的雷士照明副总裁吴长勇担任董事,但因提名时间逾期未果。

[PAGE@默认页]

  【相关新闻】

  雷士照明股价创上市新低 高管离职再起波澜

  一场莫名离职背后,总有难说的隐情。

  7月12日凌晨,雷士照明(0222.HK)原董事长吴长江在其个人微博上,对此前的离职理由给出了新的解释。吴长江称,其当初辞职是受董事会逼迫所致。

  如今看来,吴长江当初称“疲惫”,仅仅是说词而已。

  其与公司董事会之间的冲突,才是真正的原因。“至于跟董事会在经营方面的分歧,这是我的错,不该同意过多不懂行业、没经验的人进入董事会,外行领导内行一定出问题!”吴长江称。

  这句话的隐语可能是,矛盾早已在公司股权分散、PE进入时,就已埋下伏笔。

  余波又起

  1998年,吴长江与另外两位股东成立了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2005年,公司经历震荡,其他两位创始人退出,吴长江坚守。

  可以说,雷士照明已经在十几年的发展中,打下了吴长江的烙印。

  但这一切却在今年5月份突发改变。5月25日,雷士照明发表公告称,公司创始人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任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董事会所有委员会职务,并辞任现时于公司全部附属公司所任一切职务。其接任者为公司的非执行董事、赛富亚洲基金创始合伙人阎焱。

  此外,公告还宣布,委任张开鹏为首席执行官职务。张开鹏曾效力施耐德16年,担任高级运营总监一职。

上一篇:图说军运 | 你给我一个机会,我还你一个精彩!(附66张高清美图)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